• 天富官网_富士康逆势造东风,底气何在?

    天富官网_富士康逆势造东风,底气何在?

    天富登录
    随着新能源的兴起,与新能源相关产业快速整合发展,特别是在造车这件事上,难免会有几家大公司对此蛋糕虎视眈眈。富士康,这个被冠冕“代工之王”的企业,在如今新能源汽车市场日渐攀升的关键点,正在进行着谋划。 近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在第三届科技日上,富士康一口气发布三款电动汽车整车:中型 SUV Model C 量产版、纯电两厢车 Model B、电动皮卡 Model V,加上去年发布的纯电动 SUV Model E 和电动巴士 Model T,目前,富士康已对外发布了5款车型。 “希望有一天,鸿海可以帮特斯拉造车。”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在发布会上表示,“鸿海的目标不变,即在2025年的电动车市占率要达到5%。” 刘扬伟的话听起来对于飞速发展的电车行业野心勃勃,彷佛对行业已经了如指掌,富士康,必要做那架收割第一线的战机。 随着刘扬伟在发布会上公布电动车领域委托设计制造服务 CDMS(Contract design and manufacturing service)模式,富士康代工造车的商业意图也更加明显,似乎不是为了成为汽车品牌,也不是为了供应汽车零部件,而是更希望像代工苹果手机那样,代工电动整车。 不过,即使富士康已经为此做足准备,也很难在一段时间内掌握造车“主动权”。正如马斯克所言,与手机相比,汽车非常复杂,将手机代工经验成功复制到汽车行业,对富士康而言,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01 造车 有备而来还是一时兴起 2021年,富士康发布了 Model C、Model E 及 Model T 等三款电动车车型,其中,Model C 是一款中型 SUV,Model E 则定位中大型纯电轿车,Model T 则定位为一款电动巴士。 富士康的新车系统命名,直接被外界冠以“碰瓷”。 Model 系列是特斯拉电动汽车产品中最令人熟知的电动车型号,同时也是特斯拉电动车的标志性代表,富士康以此为名推出产品,可能马斯克都不得不苦笑一番,不禁让人联想到了各种山寨品牌。 回到刘扬伟那句“希望有一天能为特斯拉造车。”富士康的“碰瓷”操作绝非只是引人注目。它最大的目的,或许是盯紧了代工电动车所带来的第二增长曲线,是为自身最终成长为整车代工厂的一步“妙手”。 不同于小米、华为等企业凭借雄厚的创新科技背景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布局,富士康以“代工”闻名,想在造车市场分一杯羹,整合起造车代工这一庞大产业链,富士康能够倚靠的是垄断代工市场的能力加上庞大的规模,看起来这让富士康即使没有自主科技研发的加持,也能靠着自身最大代工厂优势,来跨进新能源车大门。 从这一点看,富士康并非一时兴起。 刘扬伟强调过,富士康委托设计制造服务商业模式的初衷不会改变,并且希望有一天可以为特斯拉生产电动汽车,他想要的是成为汽车界的委托设计制造服务公司。也正如他所说,在证明自己具备造车能力方面,富士康不遗余力。 2021年,富士康与 Stellantis 共同成立新合资公司,该公司业务以为车辆提供智能坐舱为主。同年,富士康斥资5000万美元收购了电动车初创公司洛兹敦4%的股份,与该司合作并推行自主研发道路。 其实,富士康为自身能真正加入到汽车制造行业中,除了名称以外,做出了远比想象中还要多的谋划布局。
  • 关于天富_宝马集团三季报:前三季度纯电动车型销量同比增长65%,中国市场整体销售强劲

    关于天富_宝马集团三季报:前三季度纯电动车型销量同比增长65%,中国市场整体销售强劲

    天富注册
    “预计2022年宝马纯电动汽车销量将翻番。” 作者:Darin 编辑:tuya 出品: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 11月3日,宝马集团(BMWYY.US)公布了2022年三季度财务报告,集团前三个季度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030.9亿欧元,同比增长24.5%;同期实现净利润约164.1亿欧元,同比增长60.7%。 其中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71.8亿欧元,同比增长约35.3%,超过市场预期的营收355.3亿欧元;同期实现净利润31.8亿欧元,同比增长22.9%。分业务来看,第三季度宝马汽车业务EBIT达到28.73亿欧元,同比增长63.6%;摩托车业务的EBIT快速增长达到为8700万欧元,而去年同期为3900万欧元;此外,金融服务部分EBIT为6.79亿欧元,同比下降30.3%。 在汽车交付数量上,宝马集团今年前三个季度共完成了1747838辆汽车的交付,较前一年的历史高点同比下降9.5%;其中第三季度完成交付587744辆汽车,同比下降0.9%。此外,宝马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高通胀率和加息正在导致欧洲地区消费者状况恶化,这将影响他们在未来几个月的购买行为,宝马在该地区的销量预期也将下降。 分地区来看,第三季度宝马在亚洲市场交付约27.4万量,其中中国市场交付约21.5万量;欧洲市场交付约19.6万辆;而在美国市场交付约为8.6万辆。 宝马集团表示前三季度实现营收增长的原因包括对于新车和二手车的定价调整以及有利的产品结构,特别是来自中国合资企业华晨宝马的收入。据悉,自今年2月11日,宝马持有的华晨宝马股权从50%增加到75%,华晨宝马完全并入宝马集团的合并财务报表。同时,高端车型的价格上涨帮助抵消了交付量下降带来的影响。 2022年,宝马集团持续推进产品电动化,在前三季度实现纯电动车型销量同比增长65%。其中第三季度的电动车型交付情况为,BEV交付约12.8万辆,PHEV共交付约15.5万量,合计约28.3万量,同比增长23.3%。 宝马集团表示,它有望实现其全年盈利目标。尽管预计整体销量将略低于2021年,但纯电动汽车的销量仍应翻一番。 此外,宝马还积极参与在中国的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截至9月底,其BMW联网的公共充电桩已超过45万根,当前已覆盖全国320多个城市。   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高乐表示:“可持续发展是宝马集团的战略支点之一。宝马集团与广大中国合作伙伴在供应链、生产领域推进减排降碳,并发展循环经济。我们携手经销商伙伴启动‘BMW领创绿星’项目,打造绿色客户体验,年内将有50家经销商率先加入‘BMW领创绿星’行列。”        原文标题 : 宝马集团三季报:前三季度纯电动车型销量同比增长65%,中国市场整体销售强劲
  • 无极五总代理_一文解读2022R1426高级自动驾驶车辆型式认证法规

    无极五总代理_一文解读2022R1426高级自动驾驶车辆型式认证法规

    天富登录
    本文来源:智车科技 / 导读 / 2022年8月26日,欧盟发布了自动驾驶车辆的型式认证法规Reg. (EU) 2022/1426-全自动车辆自动驾驶系统(ADS)型式认证的统一程序和技术规范(Reg. (EU) 2022/1426-laying down rules for the application of Regulation (EU) 2019/2144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as regards uniform procedures and technical specifications for the type-approval of the automated driving system (ADS) of fully automated vehicles)。该规则是欧盟委员会关于机动车辆安全的工作涉及自动/联网车辆(安全/网络安全)的规则,覆盖轻型车辆(客车和货车)和重型车辆(公共汽车、客车和卡车)。 该法规是针对完全自动驾驶车辆(fully automated vehicles)的型式认证立法,相对于与之前UN R157法规中对ALKS自动车道保持系统(Automated Lane Keeping Systems)来说,规范的对象从L3级自动驾驶进一步跃升到了L4级和L5级。 欧盟L3及更高自动驾驶车辆的车辆型式认证系统是一个期待已久的前提条件(迄今为止,只有德国、法国和英国可进行国家型式认证)。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允许成员国批准注册和销售每年每种安装有先进自动驾驶技术的汽车制造商车型多达1500辆汽车的技术法规。批准设定的初始销售限额将在两年后进行审查。 这项立法将修改欧盟国家批准汽车销售的方式,是对汽车安全标准“通用安全法规”(GSR)进行更广泛修订的一部分。新的自动驾驶系统(ADS)法规将只适用于以欧盟小批量模式进行的车辆型式认证(参见欧盟法规动态-整车型式认证WVTA中新增自动驾驶、软件更新要求),对于大批量生产的车辆的型式认证要求将会纳入欧盟委员会下一阶段的工作计划中,预计在2024年7月之前完成。 1 自动驾驶车辆定义 此前,EU GSR 通用安全条例内容中对自动驾驶车辆技术规范及认证提出了下级法规要求。其中对自动驾驶车辆的定义如下: (21)“自动车辆(automated vehicle)”是指设计和构造为在一定时间内自动移动的机动车辆,无需持续的驾驶员监督,但仍需要驾驶员干预;‘automated vehicle’ means a motor vehicle designed and constructed to move autonomously for certain periods…
  • 天富系列_急转直下,长城汽车遭遇危机,“命悬一线”一语成谶?

    天富系列_急转直下,长城汽车遭遇危机,“命悬一线”一语成谶?

    天富登录
    谁也不成想,两年前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30周年庆上那句,长城汽车挺得过明年吗?竟成为长城9月份销量下行的伏笔。 尽管长城汽车以出色的成绩,为2021年的工作画上圆满句号,但长城汽车2022年的销量颓势,却来得异常迅速。今年9月份,国内市场汽车销量达到261万辆,同比增长25.7%,金九银十一片硕果。然而,长城汽车9月的销量为93642辆,同比下滑6.38%,没有跟上汽车行业快速增长的步伐,反而被一众自主品牌甩在身后:9月份销量成绩,长城汽车输给了比亚迪、北汽、吉利、奇瑞,仅排国内汽车集团第十名。 问题出在哪?对于长城汽车的近况,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长城汽车销量下滑,主要体现在一下几点。 第一,主力车型哈弗H6统治力下滑,9月份H6仅卖出1.69万辆,被比亚迪宋(9月份销量4.6万辆)大幅超越。 第二,高端品牌WEY销量腰斩,单月仅卖出2354辆车,高端化遇冷。 第三,欧拉品牌在电气化大形势下不进反退,销量下滑四成。好在,坦克系列成为了长城汽车唯一增长的板块,却也不能力挽狂澜。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表面上看,原本已经位居自主品牌第一梯队的长城汽车之所以没有跑赢大盘,主要是因为没有跟上新能源转型的大趋势。就在比亚迪凭借DM-i技术的三大法宝(绿牌、购置税、油耗低)攻城略地一年之后,哈弗H6的插电混动车型才姗姗来迟,此时的汽车市场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另外,长城汽车没有做好市场的长期规划,以往哈弗H6多以三四线城市、城乡结合部为销量突破口,但如今汽车市场渐趋饱和,老车主换新车的潜在市场,长城汽车没有打好算盘。 更深层次,长城汽车之所以暴露出以上问题,主要是因为长城汽车长期规划与市场实际情况存在偏差。今年长城汽车公布了发展财报,公司在营收与同期持平的情况下,单车售价上涨,总体利润大好。说通俗点,长城汽车想摆脱销量大利润低的国产车现状,试图以品牌、技术等优势,提升产品价格,增加整体利润。 近两年国内汽车中低端市场情况不容乐观,受疫情影响不少消费者降低了购车预算,反而因为油价上涨、地区限行,新能源日益成为刚性需求,异军突起的比亚迪不断抢占同级市场。眼下长城汽车的形势不容乐观,如何破局,长城汽车或许已经开始行动了。        原文标题 : 急转直下,长城汽车遭遇危机,“命悬一线”一语成谶?
  • 无极五总代理_储能行业标杆企业乐亿通携手瑞云服务云,全面升级全球售后服务

    无极五总代理_储能行业标杆企业乐亿通携手瑞云服务云,全面升级全球售后服务

    天富登录
    近年来,随着环境保护、节能减排政策的实施,以及碳达峰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新能源行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锂电池作为新能源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获得了飞速发展。 作为能源变革行业标杆品牌的乐亿通,对推动新能源行业服务数字化转型升级极为看重。面对传统模式下质保期长、售后成本高且全球化运作等行业现状,如何借助有效的数字化工具,提高服务部门的工作效率、支撑全球化服务业务快速流转一直是该企业迫切关心的问题。 9月26日,瑞云服务云携手乐亿通,“乐亿通全球售后服务系统”项目启动会在惠州举行,乐亿通和瑞云服务云双方多位高管共同出席了当天的启动会,并针对双方项目组的紧密合作给予了一致肯定。 (启动会合影) 惠州市乐亿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乐亿通)是以动力电池系统和储能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为核心业务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公司总部位于广东省惠州市,在中国设有制造中心,并在美国、欧洲、日本、英国、澳大利亚、南非等地设有子公司。 乐亿通核心团队专注锂离子电池应用领域超过15年,具有提供锂电池系统整体解决方案的能力和端到端的交付能力。据了解,目前乐亿通高尔夫球车锂电池系统的市场占有率已跃升为全球第一。 瑞云服务云深耕售后管理领域多年,打造了通用+行业化的赋能售后管理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企业更快的适配,更高效的实现服务数字化;除此以外,瑞云服务云还具有丰富的全球化部署经验,能够帮助不同企业打造全球化售后服务体系,提升客户体验,挖掘服务价值。 此次双方携手,瑞云服务云将帮助乐亿通构建全球售后服务数字化平台,助力乐亿通提升核心的服务管理能力,帮助乐亿通实现数字化的战略转型,并在全球化竞争中能快人一步。 关于瑞云服务云 瑞云服务云是企业级一体化智能服务管理平台,致力于为机械设备、家电家居、医疗设备、智能制造、新能源等领域客户提供一站式智能服务管理解决方案,助力企业服务效率提升的同时,赢得客户忠诚、促进业务增长,让服务更具价值。
  • 无极五总代理_有望成为港交所第四家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距离领跑还有多远?

    无极五总代理_有望成为港交所第四家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距离领跑还有多远?

    天富登录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近日,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零跑汽车”)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不久的将来,港交所或将迎来继蔚小理之后第四家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公司。 不过,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一样,零跑汽车目前仍处于难以盈利的困境。据聆讯后资料集显示,零跑汽车2019年至2021年三年累计亏损超过48亿元;与此同时,零跑汽车的毛利率指标虽然有所改善,但仍旧没能扭正。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至2021年,零跑汽车的研发费用占总营收的比重不断下降,其三年累计不到14亿元的研发投入开支,与前辈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单年动辄30多亿、40多亿的研发支出相比,也存在较大差距。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零跑汽车曾短暂登上造车新势力月交付冠军的位置,首次实现销量上的真正“领跑”,不过8月的最新交付数据显示,零跑汽车不及同为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对手哪吒汽车。 01有望成为港交所第四家造车新势力 早在2020年11月,零跑汽车便已有冲击资本市场的想法。彼时,零跑汽车的联合创始人、总裁吴保军曾公开表示,“计划于2021年下半年提交IPO文件,在2021年底或2022年初在科创板实现上市”。 但后续零跑汽车的科创板之旅却未能成行,今年3月零跑汽车转而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8月末,零跑汽车的IPO之旅终于传来好消息。 据港交所披露的资料显示,零跑汽车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并于近日更新聆讯后资料集,这意味着零跑汽车在其冲击上市的旅程中再进一步。若日后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交易,零跑汽车将成为继蔚来、小鹏汽车、理想汽车之后第四家登陆港股的造车新势力。 据此次更新的聆讯后资料集显示,零跑汽车的IPO联席保荐人为摩根大通、中金公司、花旗、建银国际。零跑汽车此次上市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四个方面,其中约40%用于研发,约25%用于提升生产能力,约25%用于扩张业务及提升品牌知名度,约10%用于运营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事实上,作为造车新势力近年来崛起的“后辈”,零跑汽车备受资本宠爱。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零跑汽车累计共获得过7轮融资。据不完全统计,零跑汽车累计融资超120亿元,站在零跑汽车背后的“金主”不乏红杉中国、上海电气、中国中车、国投创益、涌铧资本、歌斐资产、国信证券等投资方。 其中,零跑汽车近来的最后一次融资是在去年的8月。彼时,零跑汽车完成Pre-IPO轮融资,而这轮融资也是零跑汽车迄今为止融资规模最大的一笔融资,融资金额达到4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零跑汽车并非是唯一一个想追赶蔚小理上市步伐的造车新势力。 近来在交付成绩上一骑绝尘的哪吒汽车,早在2020年7月便对外宣称将启动科创板上市申报工作,但后续无果。年初又有消息称,哪吒汽车开启了估值约450亿元的Pre-IPO轮融资,并计划于年内启动赴港上市的进程。 此外,去年1月便完成上市辅导的威马汽车,在向科创板发起冲击没有实质进展后,转而于今年6月向港交所发起冲刺。 有分析人士指出,造车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产业,由于车企需要在研发、生产制造、销售等方面不断投入大量的资金,造车新势力通常都面临着巨大的亏损。为了募集到更多的资金,越来越多的造车新势力希望能登陆资本市场以拓宽融资渠道、缓解资金压力,且一定程度上来说,上市也助于车企进一步提升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02三年亏掉48亿元 研发投入不及对手 作为造车新势力近期势头十分迅猛的强势选手,零跑汽车2019年至2021年的营收分别为1.17亿元、6.31亿元、31.32亿元。在此期间,零跑汽车基本保持约4倍左右的年营收增长速度。 今年第一季度,零跑汽车录得19.92亿元的营收,用三个月的时间达到去年全年营收的63.6%。同时零跑汽车今年第一季度取得的营收,与上年同期2.78亿元的营收相比,同比增加616.37%。 然而,正如已经上市的蔚小理还在“亏钱卖车”一样,零跑汽车也同样面临难以盈利的难题。据聆讯后资料集显示,零跑汽车2019年至2021年的期内亏损分别为9.01亿元、11亿元、28.46亿元,零跑汽车三年时间累计亏损超过48亿元,与其获得约120亿的融资相比,已经烧掉约40%。 对于逐年不断扩大的亏损,零跑汽车给出的解释是其智能电动车及部件销售处于早期阶段,需加速生产及交付,以实现规模经济,故销售成本较高。 与此同时,对零跑汽车来说,毛利率始终未能扭正同样是其不可逃避的事实。据聆讯后资料集显示,2019年至2021年零跑汽车的毛利率分别为-95.7%、-50.6%、-44.3%。虽然零跑汽车的毛利率指标有所改善,但与同行相比,零跑汽车的毛利率还有极大的改善空间。 对此,零跑汽车解释称,其毛利率有所改善是由于其平均售价随着产品组合变化而有所提高,及受车辆生产及交付量增加促进规模经济效益提升所带动,每辆汽车的平均制造成本大幅减少所致。零跑汽车认为,随着其扩大规模而持续管控成本及提高营运效率,预计其毛利率将进一步得到改善。 接连多年的亏损之下,零跑汽车的现金储备十分紧张。据聆讯后资料集显示,截至2021年末,零跑科技当期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3.38亿元。而与之对应的是,同为造车新势力的蔚小理,同期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为153.34亿元、110.25亿元和304.93亿元。 此外,零跑汽车的经营现金流出净额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2019年、2020年、2021年零跑汽车的经营现金流出净额分别为6.75亿元、7.32亿元、10.19亿元,今年前三个月,零跑汽车的经营现金流出净额仍高达3.85亿元。 零跑汽车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其生产、研发以及销售及营销活动产生重大销售成本及经营开支。同时,零跑汽车仍计划在扩张销售及服务网络、研发活动、销售及营销活动、人才招募及国际扩张方面进行投资,但该投资并非短期内可以实现回报,因此零跑汽车也坦言,预期2022年仍将录得重大净亏损及经营现金流出。 值得一提的是,零跑汽车在聆讯后资料集中称自己是“中国唯一一家具有全域自研能力的造车新势力”,而零跑汽车在官网中也提到,其实现了智能电动汽车核心系统和电子部件的自主研发设计与生产制造。 那么将全域自主研发能力视为其竞争优势的零跑汽车,近年在研发方面到底投入了多少?据聆讯后资料集显示,零跑汽车2019年至2021年用于研发的开支分别为3.58亿元、2.89亿元和7.4亿元。截至今年6月30日,零跑汽车共有研发人员1869名,占到员工总数的32.7%。 单看数值,零跑汽车的研发费用逐年增加,但与同期的营收相比,零跑汽车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却在持续不断的下降,该比值从2019年的306.4%降至2020年的45.8%,又在2021年进一步下降到23.6%,今年第一季度该比值直接降至12.2%。 与前辈相比,零跑汽车的研发投入也存在较大差距。以2021年的数据作为参考,去年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三家被视为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选手研发费用分别为45.92亿元、32.86亿元、41.14亿元,同比分别实现84.6%、198.7%、138.4%的增长,而零跑汽车2019年至2021年三年加总的研发费用累计不到14亿元。 03低端走量 事实上,零跑汽车虽然是造车新势力中起步稍晚的后来者,但其在交付数据上的表现却颇为亮眼。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按交付量计,零跑汽车是中国领先的新兴电动汽车公司中增速最快的公司。 2021年,零跑汽车的全年交付量为43748辆,在上一年的基础上增长443.5%;今年上半年,零跑汽车交出累计51994辆的交付成绩。据零跑汽车援引的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若按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的销量数据统计,零跑汽车已是全球第五大、中国第四大新兴电动汽车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零跑汽车曾凭借单月9087辆、同比增长228%的交付成绩,短暂登上造车新势力月交付冠军的位置,首次实现销量上的真正“领跑”。 8月,零跑汽车单月实现12525辆的交付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超过180%。凭借出色的交付表现,零跑汽车位列造车新势力8月交付榜单的第二名,将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几个资历较深的造车新势力甩在身后,但不敌哪吒汽车16017辆的交付成绩。 雷达财经了解到,零跑汽车销售之所以能够快速起量,与公司采取低价策略有关,其平均售价大幅低于蔚小理。 目前零跑汽车旗下共有4款纯电动车型,这4款车分别为于2019年7月交付的智能纯电动轿跑S01、于2020年5月正式交付的智能纯电动微型车T03、于2021年推向市场的中型智能纯电动SUV C11,以及今年5月推出的智能纯电动中大型轿车C01。 这四款车型补贴后的起售价格从7.95万元到18万元不等,其中T03车型的补贴后起售价最低,仅需7.95万元;S01车型的补贴后起售价为12.99万元,处于零跑汽车旗下产品价格的中间区间;C01、C11车型的补贴后起售价格差距不大,均约为18万元,但前者27万元的顶配价格比后者的22.98万元高出数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未来零跑汽车将进一步扩充其旗下的产品阵营,且新品打造的速度将有所加快。据聆讯后资料集显示,零跑汽车计划今后每年推出1至3款车型,争取在2025年底前推出七款全新的纯电动车型。后续,零跑汽车也会对现有产品有所补充,在基于自研增程式技术的基础之上,推出该等新车型的增程式版本,以求能进一步扩展其目标受众,辐射更多需求和不同爱好的用户。        原文标题 : 三年亏掉48亿,零跑汽车距离领跑还有多远?
  • 北京天富_“蔚小理”半年大亏近百亿?国产造车新势力后面该咋办?

    北京天富_“蔚小理”半年大亏近百亿?国产造车新势力后面该咋办?

    天富
    最近这一段时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可谓是热闹非凡,各家新能源汽车企业都纷纷公布了自己的成绩单,从成绩单来看可谓是相当不错,不过虽然业绩很好,我们也发现了困扰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亏损问题始终没能得到解决,我们到底该怎么看这件事?国产造车新势力后面该怎么办? 一、“蔚小理”半年大亏近百亿? 据中国基金报的报道,随着蔚来中报公布,已上市的造车新势力“蔚小理”全部“交卷”。 根据蔚来、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中报显示,尽管三家新势力上半年营收均出现大幅增长,其中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增幅甚至超过100%,但盈利仍旧为造车新势力“软肋”,三家公司上半年合计亏损达95.94亿元,其中小鹏汽车亏损面更是扩大122.21%,平均每卖出去一辆车亏损6.38万元。 今年以来,在国内新能源乘用车销售火爆的背景下,“蔚小理”在上半年均实现了不错的交付成绩。 数据显示,三家新势力在今年上半年共计交付18.02万台汽车。其中,小鹏汽车共交付6.9万台,拿下新势力半年度销冠,这一数字也是去年同期累计交付量的2.2倍;理想汽车交付6.04万台,同比增长200.3%;蔚来则交付5.08万台,同比增长21.1%。 与交付对应的,“蔚小理”确认收入也出现相应增长。翻看“蔚小理”中报,今年上半年,蔚来、小鹏汽车以及理想汽车营收分别为202、148.9和182.95亿元,分别上涨22.96%、117.94%以及112.65%。相比于其他两个竞争对手,蔚来上半年步伐慢了不少。 尽管营收均出现不同程度增长,但真正在盈利环节,三家造车新势力却显得相当乏力。今年第二季度,三家公司均出现了2021年以来最高的单季亏损额。蔚来、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分别亏损27.57、27.01和6.41亿元。今年上半年,三家造车新势力的亏损额分别为45.4、44.02和6.52亿元,合计达到95.94亿元。 前不久,“蔚来卖一辆车亏超10万”的话题还登上了微博热搜,中国经济周刊都刊文表示,因为动力电池价格越来越高,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纯电续航越高亏的也越多,平均每辆车的亏损都在增加,不仅是蔚来,这也是当前新能源整车企业面临的困局。 对此,有网友称,“不买就不会亏损了吧”“怎么好多新能源车企都说自己卖一辆亏好多,钱都让谁赚了?”“我也不买车了,你直接给我5万块吧,这样你还能省下5万块,双赢”“蔚来既可以充电,也可以换电,这点还是很不错的”“这是又要涨价的节奏?” 二、国产造车新势力后面该咋办? 面对着当前国产造车新势力所面临的亏损问题,很多人都在问虽然业绩不错,交付也很可以,但是到底这样的模式能在长期亏损的情况下持续多久呢?我们该怎么看这件事呢? 首先,全产业给“宁德时代”打工几乎是常态。面对着各家新能源汽车企业的亏损问题,其最核心的难点还是在于成本,正如同之前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曾笑称:“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我们汽车的40%、50%、60%,并且在不断增加,那我现在不是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虽然这件事很多人都不愿意说,但是实际情况的确如此,各家车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宁德时代这些电池企业的打工仔,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核心难点都在动力电池产业上,虽然我们之前一直在说一个市场逻辑,这就是整个市场上“淘金的永远比不过卖水的”,“卖水者”逻辑这几百年来始终存在,这是市场发展的必然,不过当前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我们并不能说钱都被宁德时代们给赚走了,最核心的原因在于宁德时代也不是最终的赚钱者。 根据宁德时代掌门人曾毓群的说法,真正新能源汽车市场赚钱的人其实是上游资本,他曾经直言不讳的表态“上游原材料的资本炒作,给动力电池产业链带来了短期困扰,碳酸锂、六氟磷酸锂、石油焦等锂电池上游材料均出现价格暴涨。” 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整个新能源汽车的利润都被上游通过虹吸效应吸取,而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来说,最大的难题在于一方面,由于受到新能源汽车和传统燃油车的竞争,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市场价格不可能也没办法真正提价,另一方面,由于没有上游产业链的控制能力,直接导致了新能源汽车企业必须要忍受产业链的高价,这是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所面临的核心难题。 其次,新能源汽车产业依然需要大规模地投入。我们仔细研究“蔚小理”的发展逻辑其实就会发现,无论是理想汽车的混动模式,还是蔚来汽车的“换电玩法”其实都是需要进行长期市场投入和市场教育的,对于当前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来说,市场的大投入近乎是市场的必然,这也是这些年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一个趋势。 一方面,各大新能源汽车企业都需要下大力气不断地进行技术的研发,烧钱在研发上几乎已经成为了必然,今年第二季度蔚来研发支出21.5亿元,理想和小鹏的研发支出为15.3亿元和12.7亿元。这么多资源与资金的持续投入,这既是因为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所产生的必然结果,也是为了推动整体技术进步的必需,所以各家新能源汽车企业也都无可奈何地不断进行市场投入。 另一方面,市场教育的成本还是需要新能源汽车企业支付,虽然有了特斯拉为代表的一系列的产业巨头在不断支撑市场的发展,但是当前的整个市场教育其实依然需要大量的成本,特别是如何让消费者真正从心里接受新能源汽车,这实际上是每个市场参与方都必须要回答的问题。 因此,对于当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来说,花大价钱投入市场发展几乎是没办法的办法。 第三,国产造车新势力到底该怎么办?从上面的论述我们就可以看到,当前的造车新势力企业想要在短时间内实现盈利可能还是相对比较困难的,但是当前的资本市场给予造车新势力企业的空间正在越来越小,资本市场对于亏损的忍耐程度也在不断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国产造车新势力所需要做的事情其实越来越多,对于当前的各家国产造车新势力来说,必须要做的事情是几件事: 一是想方设法要确认自己道路的正确性。无论是蔚来的换电道路,还是理想的混动道路其实都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路径选择,各家造车新势力企业是都必须要向市场证明自己路径的正确性,一旦这种正确性被确认了,很有可能就能够获得市场更多的信任度,不过从目前来说,这种路径正确性的确认是相对困难的。 二是真正给予市场盈利的信心。对于当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来说,也许并不需要真正的盈利,只要能向市场证明盈利的信心和可能性就可以了,相比于其他的做法来说,证明可能性可能会比直接盈利更加容易一些,这也是当前新能源汽车企业们最容易做到的。 三是用技术创新打破成本刚性桎梏。这一点也是看上去很难,但是一旦成功无疑收效显著的事情,当前市场对于锂电池的需求巨大,如果能在摆脱锂产品依赖上有所作为,比如说实现钠离子电池的突破,无疑都能够给市场更多的信心和预期。 对于当前的各家国产造车新势力企业来说,当前是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不过只要能够实现一些业务上的突破,各家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这无疑就是企业最需要向市场证明的事情了。        原文标题 : “蔚小理”半年大亏近百亿?国产造车新势力后面该咋办?
  • 天富证书_轮胎行业寒冬已过,国产轮胎乘新能源汽车东风而起?

    天富证书_轮胎行业寒冬已过,国产轮胎乘新能源汽车东风而起?

    天富登录
    轮胎,是重要的汽车部件,也是唯一与地面接触的部件。一款优秀的轮胎可以放大汽车的性能,而一款劣质的轮胎也能把汽车厂商做出的努力直接归零,其重要性不言自明。 但是,如果谈论起轮胎品牌来,或许大多数司机脱口而出的便是米其林、普利司通、固特异等国外品牌。 其中米其林更是国内车主最熟悉的品牌,那个可爱胖乎乎的招牌吉祥物形象,已经深入人心。相比之下,国产轮胎仿佛很少被提起,殊不知,国产轮胎的性能与价格已经快速追赶了上来。 本文主要讨论以下三个问题: 1、国产轮胎有希望弯道超车的原因是什么? 2、当前,国产轮胎处在何种行业周期之中? 3、在轮胎产业的全球化竞争中,哪些国产轮胎品牌有望脱颖而出? 新能源汽车居然还带火了轮胎? 中国,有着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 全球电动汽车市场在2014年下半年爆发,短短七年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从约30万辆快速增长为约600万辆。中国因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销量从4万辆增长至约300万辆,可以说包揽了新能源汽车的“半壁江山”。 2022年,第一季度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同比增长 150.72%和 144.41%,增长十分迅速。而轮胎作为汽车不可或缺的零部件,配套销量也水涨船高。 不过,新能源车企也更加注重成本控制。 以特斯拉为例,2020年,特斯拉将Model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电池由三元锂电池更换为磷酸铁锂电池后,生产成本便大幅下降,整车售价下降约8.1%,极大地提高了产品的竞争力。 除电池之外,轮胎作为汽车的主要配件之一,车企们都想选择价格低,性能好的轮胎,这时国产轮胎的优势便体现了出来。与国外轮胎相比,国内胎企的人工成本很低,同样规格的轮胎售价仅为海外龙头企业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这样的价格受到了想要尽可能降低成本的新能源车企的青睐。 对于轮胎,新能源车企也提出了于传统轮胎不同的要求。 新能源车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能源不足,里程焦虑,在相同的电量下,拥有更长的续航里程成为车主的新要求,这就需要可以降低在行驶途中内能损耗的轮胎的加持,助力更长续航。 而第二个问题是电机瞬间起步扭矩大,众所周知,轮胎抓地力不足就会打滑,对于扭矩更大的新能源汽车来讲,每次起步、加速都是一道坎;同时与燃油车相比,新能源汽车重量更大,惯性更强,这就要求轮胎要有强大的抓地力,来保持行驶平稳。 最后则是噪音太大,新能源汽车采用电机驱动,在行驶过程中噪音较小,轮胎噪音便会被无限放大,影响驾驶员情绪,这就要求胎企改进轮胎内侧材料,以吸收车辆行驶中产生的空腔噪音。 总而言之,新能源车对轮胎的要求确实更苛刻,但这也倒逼了胎企的研发。国内轮胎企业与新能源车企合作时间长,新能源车专用车胎已不断推出,在各类测试中表现优异,有望率先配套新能源车型。 伴随国内车企发展,国内轮胎厂商的知名度也有望进一步提升。 国产优质轮胎在质量、耐用性、安全性能与价格等方面的综合表现并不输国外轮胎,但国外品牌却更受消费者欢迎。究其原因,主要是品牌知名度的影响。 绝大多数人并不具备甄别轮胎质量高低的能力,唯一能让消费者认可的是听得多,见得多的品牌。当把一个耳熟能详的品牌和一个从来没过听过的品牌放在一起的时候,多数消费者都会倾向于前者。 像米其林、马牌等大品牌轮胎,成立时间较长,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较高的知名度。而国产品牌轮胎发展比较晚,并且在品牌宣传方面投入不大,导致即便是国内市场,很多轮胎品牌也非常陌生。 根据凯睿赛驰的报告,2019年47.5%的受访者会在第一时间提及米其林轮胎,而提到玲珑轮胎的仅有1.6%。 一位近期更换轮胎的消费者李根就对我们表示,“完全不会考虑国产轮胎啊,4S店向我们推荐更换的都是国外的品牌,米其林、普林斯通、邓禄普,没听说过国产轮胎,也不知道品质和价格如何”。 这样“崇洋媚外”的情况,恐怕是大多数国内轮胎零售场景里的普遍现象。 不过,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进一步发展,国产轮胎将借助配套领域逐渐走向高端化,有望进一步提高品牌的美誉度,将国产轮胎优质的印象留给消费者。  
  • 天富建设_马斯克“燃油车终结论”,是否影响“金九银十”购车格局

    天富建设_马斯克“燃油车终结论”,是否影响“金九银十”购车格局

    天富注册
    作者 | 甄 瑶 编辑 | 李国政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像今天看待蒸汽机一样看待汽油车。” 9月13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个人媒体账号上的一番话,再次点燃“燃油车终结论”,并一如既往地引起网友关注和讨论。 当下,中国车市正处于久违的“金九银十”。电动车“教父”的此番言论,不知影响了多少准车主的购车想法。 这一次,马斯克更是站在了未来的时间线上,将燃油车比作蒸汽机,表示燃油车已经过时,现在购买的汽油车的残值会比人们想象的要低得多。 这并不是马斯克第一次明确炮轰燃油车。 往前溯,今年8月,在挪威的一场会议上,马斯克表示:“到2030年,几乎一半的汽车将是电动汽车。”7月24日,在得知大众原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突然去职后,他在推特上评论称:“自动驾驶的电动汽车将是最重要的,开没有自动驾驶的汽油车,就像骑马和使用翻盖手机一样。” 类似的观点,也出自国内一些电动汽车从业者。 在2022年粤港澳车展上,华为常务董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表示:“纯燃油车时代会很快结束。现在买燃油车,无异于在智能手机时代买功能机。” 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曾公开表示:“新能源汽车取代燃油车,和智能手机替代传统手机是一个道理……” 仅仅在5年前,新能源市场犹如襁褓中的婴儿,“跑不远”“难充电”“买来有何用”……大部分消费者和行业专家谈起电动汽车时,都充满不屑,避之不及。然而,走过5年,电动汽车一步步地将燃油车的技术壁垒一一推倒,眼下,琳琅满目的新能源汽车正在打破过去传统燃油车主导的市场格局。 从数据来看,新能源汽车快速增长,给预言者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乘联会)的最新数据显示,8月,我国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达63.2万辆,同比增长103.9%,市场渗透率为30.1%,同比提升9.7个百分点。1-8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366.2万辆,同比增长119.4%。预计今年新能源车总销量会突破600万辆。 “即使燃油车今年享受购置税减半的优惠政策,但新能源车不仅未受影响,而且环比持续改善超过预期。”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供给改善叠加油价上浮,造成新能源车市场火爆。 的确,智能手机之所以替代传统手机,原因在于它给消费者带来更丰富的功能和更优质的体验,而这些恰好也是新能源车的优势。与此同时,随着全球能源转型进程进一步加快,新能源汽车不断提档升级,快速蚕食燃油车市场。 数据没错,道理也没错,但对于消费者而言,当下是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最好时机吗?那些“先知”的预言能否一语成谶? 一边是经济、绿色、科技的新能源汽车,一边是加油快捷、价格合适的传统燃油车,消费者的购车天平该如何倾斜? 01.选择燃油车的无奈 在经历了高速公路上充电难、续航焦虑等问题后,刘伟毅然决定买燃油车。 “在高速服务区等了近两个小时。前两个服务区没有空余的充电桩。”9月10日,中秋小长假,刘伟搭朋友的长续航版特斯拉Model 3回青岛老家,从北京出发单程大约700km。 “一开始我就担忧。特斯拉Model 3标称续航里程是590km,但是按照以往做电耗测试的经验,如果开空调、全程压着限速跑,实际续航也就350到400公里。保险起见,中途需要补一次电。”刘伟说。 不出他所料,事实是:在几个高速服务区,他们没有遇到一个空闲的充电桩,每个服务区的充电桩都要排队,而且都要等半小时以上才轮到。 “本来还打算买新能源汽车,但续航和补能焦虑打消了我的积极性。”刘伟苦笑着说,节后一上班,9月13日,他就订了一辆丰田的SUV,“还是燃油车省心”。 一旁的刘伟的朋友则表示:“如果是家庭第一辆车,我支持燃油车;如果家里已经有燃油车,建议果断再上新能源。” 他进一步表示,燃油车的应用场景相对来说更广泛,且几乎没有出行限制,特别是跑长途或者有紧急事情,燃油车优势更明显。 距离北京1800公里外的川渝,今年8月份的限电措施,更揭开了新能源车主心中的伤疤,也戳中了一些准新能源车主的担忧。 由于连续高温天气,为了保障民生用电,成都和重庆两个大城市在用电高峰时,一度临时关闭多个新能源充电桩。 这让很多新能源车无法充电。有蔚来车主在官方APP上吐槽:用电高峰时段,换电站排起了长队,而部分换电站更是被迫下线。 反观燃油车,完全不受限电影响。 除了续航和补能焦虑外,电动车频频起火事件,也在不断“劝退”一些潜在的新能源车主。 国家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国内接报新能源汽车火灾共计640起,相比去年同期上升32%,整体上升幅度较高。 “我真不想买纯电车,但只有新能源指标。原本打算买来着,后来看到一些新能源车起火,还是感觉燃油车靠谱。”北京消费者刘先生无奈地表示,自己也知道燃油车起火的事故也不少。 可见,现阶段,很多用户对新能源车的信任度并不高。
  • 天富官网_零跑汽车:销量撑足了面子,但里子呢?

    天富官网_零跑汽车:销量撑足了面子,但里子呢?

    天富官网
    本文系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8月29日,零跑汽车卡着六个月“资料有效期”通过港交所聆讯,眼看要抢先哪吒汽车和威马汽车登陆港股,成为继“蔚小理”之后第4家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过去,零跑在消费者群体里声名不显,今年却突然爆发。在一众汽车新势力中,零跑前八个月累计销售7.7万辆,仅次于哪吒和小鹏排第三;七月和八月,零跑的销量更是仅次于哪吒汽车。 令人吃惊的是,汽车销量表现不错的零跑,9月9日却有市场传言说它IPO暂停了。虽然之后零跑火速辟谣,但仍然让人感觉有些蹊跷,市场对零跑的信心似乎不高。 看过零跑招股书之后,我们发现零跑高销量背后的逻辑很值得理一理。 01“轻资产造车”的利与弊 目前上市的所有造车新势力企业,都处于高亏损扩张期,零跑也不意外。招股书显示,2022年一季度,零跑实现营收19.92亿,同比增幅达到了616.55%。同时净利润为-10.42亿,亏损扩大169.35%。 将新势力车企按销量数据调整到差不多的节点(蔚来、理想、小鹏采用2020年年报数据)横向对比,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零跑是其中资产最“轻”的,其固定资产仅35.72亿,不到蔚来的一半,差不多是威马的三分之一。 细分固定资产结构,我们发现零跑的厂房物业设备和使用权(租赁)资产也是最少的,大幅低于其他新势力车企,可谓是“轻资产”造车典范。 图:车企固定资产结构对比        来源:Choice金融客户端 轻资产造车,既会带来优势也会带来劣势。优势是前期资本投入较小。通过天眼查已披露的融资数据(美元汇率按1:7计算),零跑截至2022年二季度累计融资额为120.6亿元,远低于其它造车新势力,在交付量差不多的情况下,零跑花了更少的钱。 图:车企融资额及估算产能        来源:天眼查、网络数据 劣势是汽车产能不足,交付周期比较长。根据招股书及各车企的财报和网络数据统计,零跑是造车新势力中的产量“倒车尾”,不计算在建产能的情况下,零跑目前金华工厂的产能接近20万量,这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产能需要分给低端产品T03。自然而然,零跑的交付周期就会比其他车企长。“蔚小理”交付周期都在8周左右,极氪为12周左右,而零跑在12-16周左右。产能不足的劣势凸显,根据汽车投诉网显示,对于零跑交付周期长的投诉不绝于耳。 图:零跑部分投诉记录        来源:汽车投诉网 根据招股说明书,零跑新生产线已经投建,有希望扭转交付周期较长的局面。 02销量撑足了面子,但里子呢? 每月伊始,新势力车企公布上一月交付量数据,已经成为了车企间明争暗斗的大型连续剧,这个月增速谁快谁慢,谁又弯道超车谁又掉队。如果单论销量,零跑挺直腰杆走进会场。根据车企公布数据显示,除去比亚迪和背靠广汽的埃安,在一众造车新势力之中:七月和八月,零跑的销量更是仅次于哪吒汽车;前八个月累计交付量,零跑76563辆仅次于哪吒和小鹏,算上比亚迪和埃安,在国内新能源造车企业中也能排在前五,感觉有点后生拳打老前辈的意思。 图:2022前8个月累计交付量         来源:车企公布 但是换个角度,你会发现不一样的零跑。零跑在2021年全年交付量为43121台,其中指导价为7.95万的“老头乐”车型T03达到了38463台,占比将近90%。虽然今年以来指导价17.98万起的纯电SUV车型C11上市交付增长迅速,但是截至7月份数据显示,T03车型全年交付占比依然达到了60.16%。 图:零跑车型占比         来源:懂车帝 显然,零跑之所以销量弯道超车,其实依靠的就是T03这种“老头乐”车型。在同级别同价位车型中,零跑T03配置了智能化和辅助驾驶功能,在别人不重视的地方加强了体验。但本质上,销量激增靠的是和哪吒一样的以价换量。 面子好看非常重要,至少在搏杀激烈的新能源车领域,零跑找到了生存空间。小鹏汽车的CEO何小鹏曾表示:“一年卖出10万台车是所有未来可能性的前提”。车企需要产销量达到一定规模,从而摊平研发和模具等相关固定成本,毫无疑问以零跑目前两款车型的销量来看,无论是年销10万,还是单一车型月销超过5千,都不存在太大问题。 里子实在却能走得更远,小鹏与零跑C11价格区间相仿,年交付量在3万台左右时,就已经实现了毛利转正,而零跑目前还是负毛利。显然,零跑的TO3拖了后腿。消费品领域,不乏主打性价比的公司,其中为数不少的经历昙花一现的销量激增之后,迅速走向平庸。以价换量的零跑是否有出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