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富价位_4月销量5.4万,长城汽车同比大跌41%

导语:长城汽车4月份销量,同比、环比均出现大幅下滑。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不只有疫情、供应链等外部因素,也有企业自身经营的内在因素。

张军智 | 作者砺石汽车 | 出品

近日,长城汽车通过官方渠道公布了4月份产销快报。其中,批发销量5.4万辆,同比下跌41.4%,环比下跌46.7%;1-4月累计批发33.7万辆,相比2021年前4月的43.1万辆,同比下降21.7%。

具体到长城旗下的五大主销品牌:

哈弗品牌——4月批发销量2.9万辆,同比-47.1%,环比-46.6%,1-4月累计批发19.6万辆,同比-29.5%;

WEY品牌——4月批发销量0.2万辆,同比-36.1%,环比-51.8%,1-4月累计批发1.7万辆,同比+8.6%;

长城皮卡——4月批发销量1.3万辆,同比-34.6%,环比-28.4%,1-4月累计批发5.6万辆,同比-29.4%;

欧拉品牌——4月批发销量0.3万辆,同比-58.7%,环比-78.4%,1-4月累计批发3.7万辆,同比-3.5%;

坦克品牌——4月批发销量0.6万辆,同比+10.3%,环比-32.0%,1-4月累计批发3.2万辆,同比+60.5%。

通过上述数字不难发现,除了坦克品牌、以及新车型上市不久的WEY品牌之外,长城汽车昔日的销量担当哈弗品牌与皮卡,相比去年同期都出现了暴跌。另外,在电动车领域过去颇受关注的欧拉品牌,更是萎缩到只有3000多辆的销量。

对此,长城汽车方面负责人表示:“目前,受国内疫情影响,供应链、物流等多方面受限,生产、销售受到波及,公司正积极与各方沟通,尽力解决问题,预计5月份将会明显改善”。

疫情、芯片荒、供应链不畅、原材料涨价,确实对国内车企造成了普遍性的压力。特别是疫情冲击带来的损失特别大。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就表示,本轮疫情3月份多点爆发,汽车产业重镇的东北、江浙沪等地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受疫情防控影响,物流受阻,一些零部件企业生产节奏被打乱,零部件供应出现短缺,致使华中、华南、东北等地的整车生产基地陆续出现停产情况。同时,封控地区的经销商也停止经营活动,消费需求下降。

而根据媒体统计,4月份国内车企普遍出现了销量的大幅下滑,比如上汽集团同比下降62%、广汽集团同比下降33.7%、一汽解放货车及客车销量同比下滑69.86%、东风汽车的汽车销量7044辆,同比下降66.29%、长安汽车同比减少42.78%……

另根据中汽协的预计,2022年4月,汽车行业销量预计完成117.1万辆,环比下降47.6%,同比下降48.1%;2022年1-4月,销量预计完成768万辆,同比下降12.3%。

外部环境的“动荡”,给长城汽车的经营带来了很大冲击,但如果把长城汽车销量的下跌都归为外部原因的话,或许并不完全客观。比如一代“神车”哈弗H6曾持续上百个月牢牢占据着国内SUV销量排行榜榜首的位置,但最近几个月销量都被多位竞争对手碾压。

而从长城竞争对手比亚迪的销量来看,似乎更能说明问题。4月份比亚迪乘用车的销量达到105475辆,同比增长136.5%。哈弗H6的劲敌比亚迪宋家族,在4月份的销量更是达到了25108辆,其中宋DM系列同比增长达1299.5%。

同样的市场环境,比亚迪能取得如此高的销量提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得益于DM-i车型的加入,包括宋Pro DM-i和宋PLUS DM-i,得到了众多消费者的青睐。目前,比亚迪的DMI车型供不应求,在市场端往往需要几个月的等待才能提车。

与此对比,搭载长城DHT混动技术的WEY牌车型,在市场端的表现就显得相形见绌,4月份销量仅两千多辆。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几个月前也忍不住怒火称:“魏牌的产品一点问题都没有,哪个技术都是杠杠的。”“魏牌在转型之后卖得不好,只是因为搞营销,整概念的能力不如蔚小理。”“魏牌不缺产品和技术,走PHEV品类的路子也是对的。下一步关键是要把营销搞上去,营销的短板补足了,魏牌跟蔚小理平起平坐只是时间问题。”

但也有人认为,长城的DHT混动技术路线,技术更复杂,成本也更高,造成产品市场竞争力不足。但不论是技术路线问题,还是营销问题、品牌问题,总归,这是长城汽车自己的问题。

长城汽车一直是国内最具雄心的民营车企之一,而且在产品品控、安全性上,颇有口碑和市场基础。但在当前的局面下,还应该多“向内”看,多找自己的问题,毕竟对企业而言,向内看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 END —

       原文标题 : 4月销量5.4万,长城汽车同比大跌41%

0

抱歉,评论已关闭!